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 > 封面人物 > 正文
田伯平:厚積薄發見真功
2019-06-04 09:29:16 作者:宋伯軍
\

書法家田伯平五歲開始玩兒墨,六歲正式開科運筆,屈指算來已半個世紀,練就的書法童子功彰顯“松志湛長春,紅爐火鑒真”之境界。其作品早已名揚四海,世人皆知。各種書體熟稔于心,揮筆落紙生云煙。靜心書寫的楷書,顏筋柳骨姿態端凝,展現了田伯平扎實的書功;乘興揮毫的草書,揮灑自如酣暢淋漓,昭示了田伯平灑脫的書風;一蹴而就的隸書,厚重健實雄渾蒼勁,表現了田伯平樸實的書道;精心雕琢的篆書,圓轉回環簡淡秀潤,演繹了田伯平秀美的書韻;一氣呵成的行書,雋永俊秀氣韻流暢,宣泄了田伯平倜儻的書情……。之前在一次寫茶展覽中,一口氣寫出了兩千多個形態迥異的“茶”字,包羅書法世界的所有書體,足顯其深厚的功底和技法。書法界前輩對田伯平的作品多有贊譽,啟功先生評價“楷書見真功,行書有個性”,并書贈“中華兒女多奇志”以勉勵;劉炳森先生評價“人正心正筆正,虎躍龍騰鳳舞”,并書贈“氣勢磅礴”以贊揚;沈鵬先生評價“自然天成,收放有度”,并為田伯平書法藝術館題字“田伯平書法”以示祝賀;歐陽中石先生評價“伯平書法以儒雅見長,清新脫俗”,并書贈“天開云霧東南碧,日射波濤上下紅”以鼓勵。田伯平與書法,書法與田伯平早已心筆合一,獨具個性。見到田伯平就能想到他的書法,目睹其作品,不用看落款就知作者準是田伯平。這一書一寫一筆一畫間所展現的風云變幻,誰曾知道蘊藏著多少“字”外功呢?田伯平興趣愛好廣泛,十八般武藝多有涉獵,并與書法相參相悟,相得益彰。

\
赤壁懷古
 
首先侃侃田伯平的武功。田伯平的武功修煉是與書法同時開始的,都是由集書法武功于一身的外祖父引領上路的。其外祖父田普亭曾是知名的教育家、書法家、少林功夫傳人。曾幾何時,憑著一身的少林功夫抱打天下,親身參與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趕走了日本鬼子,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后大隱于世專心修煉書法和武功。為了把這對民族的、傳統的姊妹文化傳承給后人,田老先生做了大量的有益的工作。當然也少不了跟在身邊寵愛有加的外孫子了,于是,田伯平從六歲開始,就常常在清晨被外祖父從睡夢中叫醒,到離家不遠的天壇公園練習拳腳。從此,田伯平便開始了摸爬滾打龍騰虎躍的生活。外祖父是心中有數的,他重點教授的還是書法,武術是為書法融入筋骨,通過練武而提高書法的內在支撐,也是為了強健體魄,磨練意志。真可謂天道酬勤啊,歷經長期的磨練,田伯平還真掌握了不少的武術套路,扎馬步、跑虎跳、后空翻駕輕就熟,太極拳、降龍掌、少林腿略有大成,臥如弓,坐如鐘,行如風,一招一式超凡入圣。看他舞劍靜若伏虎,動若飛龍,緩若游云,疾若閃電,又穩健又瀟灑。看他打拳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一圓圈,“乎”的一聲,向外推去,意形皆備,虎虎生風。武功不只是給了他強健的體魄和堅強的意志,更重要的是能把武術中的式、力、勁和書法中的意、氣、神很好地結合在一起,文武交融,書中見武,武中見書。使得他后來的書法武術元素表現的淋漓盡致。現如今田伯平已年過半百,身上的那點兒功夫已完全融入到書法之中,只能在書法作品中尋找當年那種神乎其技的武術影子了。田伯平自嘲到:“憶往昔,崢嶸歲月稠,隨時展現武術風范;看今朝,還在江湖飄,可嘆只余花拳繡腿”。然而,我們卻在田伯平書法作品中參悟到那種動若疾風靜若止水的武林氣勢。其草書作品“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字里行間透出劍拔弩張、刀光劍影、綿里裹鐵、秀里藏針的武術元素,作品表現的氣勢磅礴,觀后令人蕩氣回腸。

\
人間詞話

\
 憶江南

\
海南百川
 
再來談談田伯平的氣功。氣功是人類自身的一種認識“自我”的修煉。人們以這種修煉形式,調節自身的心理與生理,使之達到人身與精神的最大和諧與統一,也就是所說的“天人合一”的境地。書法則是以其特有的藝術形式,通過筆墨剛柔順逆、動靜疾徐的運動痕跡,以《易經》的陰陽之理,即黑白的反差藝術,體現著書家的內心世界。氣功與書法,這兩顆古老的東方文化領域中的璀璨明珠,以其各自形成的獨特風格有機的相互依附而融合的存在著和發展著。有人說練書法繪畫是“不練氣功的氣功鍛煉”,此話不無道理。書畫家在揮毫撥墨之時大都會自然或不自然的運用到氣功理論,而田伯平則是有意而為之。也許是武術、書法、氣功同源的道理,田伯平在接觸武術書法的同時,也就把氣功作為一門功夫在師父的指導下開始修練了。田伯平練氣功分為兩個階段,一是從基本功開始,一招一式循序漸進。打坐、吐納、導引、采補、站樁、通臂、搖肩、指禪,調心調息調身,開悟大道,激發潛能,打通奇經八脈。通過長時間的練習,掌握了氣功的基本要領,參透了氣功的內在規律,由浮思到入靜,由妄念到無念,行氣自如,運氣有方,使得氣功理念自在運行于血脈之中。二是讓氣功與書法結合,一點一滴由淺入深。讓氣功寓于紙墨、融入書法作品的謀篇布局之中非一日之功。田伯平在這方面下足了功夫,揮毫潑墨時注意揣摩如何把“氣”注入筆端,融入到一筆一劃之中。修練氣功時怎樣讓“字”飄渺入境,幻化為一呼一吸之間。做到氣中有書,書中有法,法中有技,技中有功。反復揣度,反復修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業道酬精,人道酬誠,終于在一九八二年夏日,田伯平以一幅“氣貫長虹”的書法作品展示了氣功與書法的完美結合,在北京市職工書法大賽中擠壓群芳摘得桂冠,當時的書法名家一致認為作品“氣韻貫通,渾然天成”,據此在書法界嶄露頭角。年方二十四歲的田伯平競如此的書風老道,不能不說氣功對書法所起到的微妙作用。三十多年斗轉星移,如今的田伯平已成為書法名家,他對氣功的鉆研越發臻于成熟,氣功在書法中的運用越來爐火純青,出神于氣功,入化于書法,使得人與氣功與書法融為一體。說起他的代表作品,當屬他用行書創作的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雪》,從揮毫時的手舞足蹈到蓋章時的屏氣靜心,儼然一場氣功表演,揮毫潑墨的過程演繹著流動與靜謐的幻化,氣息與技法的升華。不禁令人隨景入境,賞心悅目。“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那隨氣流動的汁液躍然于宣紙之上,形斷意連,勢斷氣連,字在氣中行,氣在行中留,筆勢雄健灑脫,氣韻自然天成。整篇作品大氣磅礴,千里陣云,完美詮釋了“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偉人情懷。此幅作品曾在一次振災拍賣會上拍得38。5萬元的價格。

\
沁園春·雪
 
接著說說田伯平的藝功。或許是乘襲了會拉二胡父親的基因,田伯平有著一身的藝術細胞,自小喜歡吹啦彈唱。十來歲時就會吹奏好幾首笛子獨奏曲,《揚鞭催馬運糧忙》《牧民新歌》曾一度成為那個大雜院人們茶余飯后的藝術盛宴,高亢悠揚的笛聲成為了那個年代那個大院那些人們的美好回憶,也記錄著田伯平學藝的點點滴滴。田伯平小時候居住在崇文區磁器口的一個大雜院,這個院可稱得上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文化大院,在這里居住的有著名評劇表演藝術家紅巧蘭、有電影演員、有雜技演員、有書法家、有大學教授等等,在這樣的人文環境中生活,田伯平如魚得水,憑著天資聰穎和旺盛的精力,拼命地吸吮著藝術的乳汁。他曾拜東方歌舞團的笛子演奏家和中國歌劇舞劇院的小提琴演奏家為師,系統學習了民族的和西洋的兩種樂器,后又進入中國傳媒大學深造,對其他藝術形式和各類器樂廣有涉獵。相聲、小品、朗誦、主持象模象樣,口琴、笛子、葫蘆絲拿起就吹,鋼琴、提琴、薩克斯隨手就來,對高雅的、通俗的、西洋的、民族的、古典的、搖滾的音樂理論融會貫通。憑著孜孜以求的精神和不懈努力的執著,田伯平的藝術功底日臻扎實。不妨讓我們尋著他的藝術足跡領略一下他的藝術風采:那是一次隨中國書法家代表團出訪澳大利亞,在一個莊園的咖啡廳,莊園主熱情的接待了遠方的客人,興致至極,莊主邀請大家彈奏鋼琴抒懷助興,田伯平優雅的走到了鋼琴前,隨著手指在琴鍵上的彈跳,一曲節奏明快的澳大利亞民歌《剪羊毛》響徹大廳,頓時,人們和著音樂縱情的歌唱、舞蹈,氣氛熱烈,洋溢著歡快的友好情結;那是在中央電視臺戲劇頻道的錄制現場,電視臺邀請了書畫界的愛好戲劇的名人,組織了一次票友會,在大家你方唱罷我登場,歡歌笑語鬧正酣時,田伯平拿出了隨身攜帶的葫蘆絲,用這種特別的民族器樂演奏了一曲豫劇《誰說女子不如男》,令人耳目一新,贏得了滿堂彩;那是在新加坡訪問時,應邀為愛好書法的華人做了一堂書法講座,在講到如何欣賞書法作品時,田伯平講到書法就是凝固的音樂,并用交響樂通常的結構形式——奏鳴式、展開部、華彩樂、回旋曲解析了書法作品,倡導人們用對音樂的理解去欣賞書法作品,會大有裨益。當大家得知田伯平對器樂廣有涉獵時,不知是誰從后臺遞上了一個白色的薩克斯,此時會場情緒熱烈,掌聲一片,只見田伯平鎮定自若,笑著整了整哨片,悠揚的旋律便從指尖流出,一曲薩克斯獨奏曲《回家》,觸發了海外游子的思鄉情感,不禁悄然淚下。他曾先后主持過中國書法界在人民大會堂的新春大聯歡、第八屆國際書法大展文藝晚會、全國藝術家午門金秋賞月、中國書畫界十大影響力人物揭曉儀式等;曾創作并與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合說了相聲《我是書法家》;曾與著名影視演員朱琳合作朗誦了自己創作的長詩《筆墨之戀》;還參演了電影《吳道子》和電視劇《恒山的月光》等等。最出彩的當屬去年舉辦第四界國際書法雙年展,當國家和北京市領導同志及國際友人落座開場時,臺上的管弦樂隊應該高奏《拉德斯基進行曲》開場,現場主持突然告之樂隊指揮還沒到,這下急壞了文聯的領導,此時田伯平說了一句“我來吧”,便健步走到臺中央,隨著一個專業的指揮預備手勢,樂隊齊刷刷地拿起了樂器,在隨著一個起始動作,樂隊非常整齊的奏響了雄壯渾厚節奏明快的《拉德斯基進行曲》,憑著多年的藝術積淀,力挽了一場本不該出現的失誤,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田伯平扎實的藝術功底,全部融入到書法創作之中,增強了他書法作品的豐富的內涵和藝術感染力。縱觀田伯平的作品,每一字、每一行、每一篇無不透著樂感,流動著旋律。在吳裕泰舉辦的個人寫茶書法作品展時,有一幅《貫口說茶》的行書作品打動了廣大觀眾。這幅作品用相聲表演中常用的一個“活兒”——貫口,內容作文流利,揮毫一蹴而就,文與書都形成“貫口”,但作品的字里行間卻起伏跌宕風云變幻,有節奏,有韻律,有高亢,有低徊,時而琴聲,時而鼓鳴,時而茶香,時而水清,聽似如歌的行板,看似舞蹈的風姿。整幅作品儼然一個包羅藝術萬象的結晶體,給人一種強大的視覺享受。

\
水調歌頭
 
最后聊聊田伯平的文功。書法是一種文化,創作書法作品的人更應該具備一定的文化功底。王羲之的《蘭亭序》之所以稱為“天下第一行書”,除了線條多變布局跌宕外,其文學功底起到了重要作用。好的書法作品必然要孕育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可見書法與文化、文化與書法相互支撐的程度有多強。“要做一個書法人,先做一個文化人。”這是田伯平的外祖父對外孫子的一貫要求,因此,在田伯平咿呀學語時,外祖父就教他“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天對地,雨對風,大路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等文化常識。田伯平就這樣舞著筆墨,唱著詩詞,聞著書香一路成長起來,憑著聰穎的天資,執著的歷練,在加上二十多年的記者生涯,打下了扎實的文化功底,造就了他書能揮毫寫春秋,文可走筆著華章的大家風范。也許是職業習慣,田伯平對中國的傳統文化情有獨鐘,從倉頡造字到現代的文化繁榮,從陶片出土到今天的藝術紛呈都有較深入的研究,也正是由于傳統文化的浸泡和滋養,造就了田伯平大儒大雅的書法大家風范,成為了社會矚目的文化名流。除了在書法界身兼數職外,還兼任著中國人民大學、首都師范大學、北京電影學院等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積極參與社會多種事業的活動,被中華詩詞協會、中國楹聯協會、北京音樂家協會、北京朗誦研究會等多家協會吸收為會員,還被國家文化部藝術品評委員會聘為會員。寫了一大堆的各類文章獲得了不少獎項,作了大量的詩詞歌賦引領了時代風尚。如精心創作的《讓您的“字”成為藝術》《欣賞音樂說書法》《女子書法散論》《王羲之與他的“蘭亭序”》等,每篇都是珠璣玉潤的上乘佳作。還有他最為放懷暢意、頗具浪漫主義詩人的詩詞《夢中的故鄉》《筆墨之戀》《雨中的豐碑》《永遠的清明》《又見月半灣》《琴誦》《憶江南》《傍晚,我走近布里斯班河》等,真乃天心流露、真情彌漫,詠誦令人回腸蕩氣,陶冶性情。還出版發行了《田伯平論書法文集》、《田伯平書法楹聯集》、《田伯平散文詩歌集》等多部書籍。最令人叫絕的當屬現場作詩對聯,不管什么人什么行業,只要說出姓名和所從事的工作,分分鐘便可完成一幅對仗工整的藏頭對聯。記得有一次朋友聚會,酒過三巡,大家提議讓田伯平當場揮毫潑墨,他走到桌前說:“我跟各位朋友都是初次見面,現在請一位朋友把名字告訴我,十五秒鐘作出藏頭對聯。”話音剛落立即引起大家的興趣,其中一位說道:“我叫張劍,在法院工作,寫吧!”田伯平沉思了大約十秒鐘后落筆“張馳有度紛呈事,劍舞無形法自多”。“張馳有度”對“劍舞無形”,法院方面的“紛呈事”用“法自多”來解決。對仗工整,平仄整齊,并以“張劍”藏頭,在場的人無不叫絕。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日本一個書法家代表團來到北京進行文化交流,說是交流,更有比賽的意味。當看到日本朋友用行草隸篆書寫唐詩宋詞,盡顯得意之時。為不趨下風,田伯平用書法加文字功夫來彰顯中國書法家的文化底蘊,并當場創作對聯,用俊秀灑脫的行書寫下了一幅“皓月長城時城長月皓,白云富士下士富云白”回文對聯,日本朋友無不拍手稱贊。在我國首次舉辦奧運會之前,田伯平曾滿懷激情精心創作了一幅楷書作品《申奧序》,論揮毫,筆畫收放聚散,錯落有致,結構寓巧于拙,自然灑脫,給人雍容端莊之感。看內容,從顧拜旦寫到北京奧運期盼,從劉長春寫到我國體育事業的蓬勃發展,情真真,意切切,淋漓盡致地表達了人們期盼奧運的殷殷情懷。讓我們體味到了田伯平書法作品中過硬的文化功底。
 
記得國外的一個大文豪曾說過:“對世界的一切事物我都不感到陌生”。田伯平也正是對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深感興趣,才激勵他孜孜不倦,持之以恒,將所學所悟匯流成海,聚沙成塔,成為了多才多藝的藝術大咖,在文化藝術領域不斷的建功立業,不斷的追求更高,不斷的超越夢想。如今,田伯平已到知天命的年齡,但他依然追夢不斷,勤學不輟,曾自勉道:“學海無涯,藝無止境,我會在求學的道路上始終保持一顆童心,活到老,學到老,為社會服務到老。”
 
 
 
 
中國文化創意傳媒發布、轉載文章部分來源互聯網,只為了分享有價值的內容,與商業利益無關。我們會盡力做到標注來源、作者,如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侵害到您的權益,請與本平臺聯系,我們將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全部評論(0)
《中國藝術文化》雜志 雙月刊
更多專欄作家
更多微博
更多博客
?
双色球最精准选号法